欧洲杯投注入口简介

中时社论》料敌从宽骗很大 金门硬起来 - 中时社论 - 言论

金门县政府23日宣告,自5月24日起,搭机抵达金门的旅客须提供3天内的检验阴性报告,否则须在机场当场快筛;但在24日凌晨即遭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以一纸公文撤销,禁止金门执行。指挥中心对付病毒速度很慢,对付离岛,公文还跑得真快啊!

指挥中心副指挥官陈宗彦在记者会上拿出手板强调,对疫情防控,地方政府必须做到“标准一致、说法一致、脚步一致”。所谓的“一致”只有一个定义,就是以指挥中心,也就是指挥官陈时中说的才算数。

金门县政府23日公告“搭乘民用航空器抵达金门航空站之旅客应配合实联制、接受新冠肺炎快速筛检,并自110年5月24日生效”,但指挥中心根据《传染病防治法》第37条:“地方主管机关应采行之措施,于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成立期间,应依指挥官之指示办理。”因此迅速撤销金门的公告。

金门籍立委陈玉珍为此与疫情指挥中心发言人庄人祥沟通。根据陈玉珍的转述,指挥中心撤销金门设立快筛站,理由有二。第一,金门县政府缺乏筛检后的后端完备安置计划。意思是说,如果筛检出阳性确诊患者,那接下来要怎么做,金门县政府没有提出具体的作法。其次,快筛有“伪阳性”问题,后续仍须进行PCR核酸检测,若直接以快筛来限制跨县市人民进出之管制作为,将徒增民众的恐慌与不安。

指挥中心这2个理由都站不住脚。首先,指挥中心以金门县政府没有就阳性确诊者提出后续措施,所以不准金门成立快筛站,是本末倒置。金门是离岛,人口中70%是高龄者,医疗资源不足,负压病房只有4床,尽管与北台湾各大医学中心配合转诊服务,但是一趟后送至少要花5个小时以上,重症病人如何能够等待?如果遇到天气不佳、飞机无法飞行,就根本无法转诊。

在此情况下,金门采取比台湾更严格的入境规范是必要的。如果担心金门县政府没有后续处置计划,那指挥中心就应协助金门进行医疗资源的规画与协调,以提供最实际的帮助。这才是身为指挥中心该做的事,怎么会直接撤销快筛站?

其次,关于快筛伪阳性的问题,过去以来已经有太多的讨论,公卫专家一再建议快筛乃至于普筛,都遭到指挥中心的拒绝,主要理由都是伪阳性会引发不当的恐慌、甚至浪费医疗资源。尽管这种说法已屡遭专家打脸,不过指挥中心仍坚持己见;即使疫情扩散的双北开始设立筛检站,指挥中心仍一再强调只有出现相关症状的人才要去筛检云云。

但其实专家早已提醒,5到8成的新冠患者是轻症甚至无症状,按照指挥中心的说法,这些人都不必去做筛检,那不就等于是放任大量的不定时炸弹在各处趴趴走,这是多大的风险?何况现在是疫情大爆发的非常时期,指挥中心本该“料敌从宽”,严抓伪阳性总比错放伪阴性要好吧!

再说,金门县政府成立快筛站,可以先揪出高度疑似确诊者,快筛阳性后可再用PCR核酸检测做进一步的确认,这种作法究竟有什么地方抵触中央的规定,以至于指挥中心要以光速撤销,连试都不让金门试一下?

事实上,不只金门,其他如澎湖、马祖、兰屿、绿岛等离岛,因交通环境和医疗资源等条件不同,本来就应该有不同于台湾本岛的防疫规范,可惜,一再宣传自己是超前部署的蔡政府,并没有就离岛的防疫需求进行盘点与规画。疫情快速升高后,金门县政府基于自保决定设立快筛站,中央鼓励与协助都来不及了,怎么会急著喊卡?

过去1年里,从疫调、普筛到公布确诊者足迹,甚至以自己的人脉和管道购买疫苗,地方政府想做的事,中央全部反对、指挥中心一一禁止,甚至恐吓地方政府,不听中央的就要移送法办、开罚,还有网军出征伺候。去年彰化卫生局与台大公卫学院进行万人血清抗体检测计划时,彰化县卫生局局长叶彦伯的惨痛待遇,大家应该记忆犹新。

随著疫情大爆发,证明陈时中力有未逮、指挥中心政策有破口,现在该放下僵固的心态,让地方拥有更多权限进行有效的防疫作为。金门县政府更要以县民健康为念,坚持机场快筛,不惜与指挥中心对簿公堂,诉求宪法正义。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